什么才是真正的恶?

    |     2018年10月21日   |   历史   |     评论已关闭   |    587

/李力

前几年有一个黄金大米的新闻。

西方科学家研制出一种转基因大米,富含胡萝卜素,在人体内能有效的转化成维生素A。

在通过安全性试验后,老外在神州找了几十个孩子想检测一下黄金大米的效果,让25名儿童在21天的时间里每日午餐进食60克黄金大米,并对其体内维生素A含量进行检测,得出的结论是黄金大米与维生素A胶囊效果相当。

后来的事情相信常看新闻的人都知道,事件曝光后,举国震怒,纷纷指责西方魔鬼对神州孩子进行人体试验。。。

最后,25名食用黄金大米的儿童,每人获得补偿8万元。

根据相关规定,相关责任人被处理。

—————————————–

依然还是在神州。

一款叫龙胆泻肝丸的药品造成国内无数的肾衰竭患者,当时北京有一些肾衰竭受害者想着天子脚下,而且龙胆泻肝丸事件全国皆知,再加上自己因为透析弄的倾家荡产实在活不下了,于是抱团走正规渠道起诉北京同仁堂,不敢奢望能有刑事处罚,只希望能有经济赔偿,让自己多透析几次多活几天。

结果呢?

败诉!

没有赔偿!

这还是在事实明确,国家承认受害者的肾衰竭是由龙胆泻肝丸造成的情况下发生的。

——————————————–

很多人会问,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国医生给我国患者开龙胆泻肝丸,是完全的,100%的合法,那些因此而导致肾衰竭的患者,只能自认倒霉,谁让他们遇到了合法杀人呢。。。

为什么合法?

无论在我国还是欧美,理论上,一款新药要进入市场,须经过非临床试验和临床试验的安全性检验!事实上,欧美的新药要进入市场更是难上加难,要做三期试验,一款新药耗费几亿美元,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才能上市是很常见的。

但是。。。我大神州自有国情不同

神州药监局文件《关于印发中药注册管理补充规定的通知》(国食药监注[2008]3号)第七条:

(二)符合以下条件的该类中药复方制剂,可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并直接申报生产:

1.处方中不含毒性药材或配伍禁忌;

2.处方中药味均有法定标准;

3.生产工艺与传统工艺基本一致;

4.给药途径与古代医籍记载一致,日用饮片量与古代医籍记载相当;

5.功能主治与古代医籍记载一致;

6.适用范围不包括危重症,不涉及孕妇、婴幼儿等特殊用药人群。

简单说就是,在我国,有一类药品,可以仅仅只通过“非临床安全性研究”,就可以直接申报生产,直接上市,直接吃到患者的肚子里,或注射到患者的血液中(中药注射液)!

什么是“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貌似很高大上的词汇,听着就有一股扑面而来的科学性。。。

“非临床试验”就是动物试验!

“临床试验”就是人体试验!

新药想要进入市场,要进行两方面的检测,一个就是检测药品是否有效,这个好理解,比如治疗胃病的药,那么就要确认服用后胃病是不是能得到控制和好转。

而另一个方面很多人就比较模糊,那就是安全性的检测,既这个药服用后,对人体有哪些副作用,这些副作用,是不是在可控制和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否则胃病倒是治好了,却把肝肾毒害了,甚至人都害死了那当然是行不通的。

所以,对一款药品而言,安全性是基础,有效性是延伸,先确保安全性,才能谈其它。

自然,安全性检测肯定是先拿动物来做第一波试验,也就是大家戏称的小白鼠,目的主要是寻找毒性靶器官,阐明靶器官毒性作用的性质、剂量依赖性、毒性与药物体内暴露强度的关系以及靶器官毒性的潜在可逆性等等,为未来有可能进行的人体试验提供安全支持。

为什么说“有可能”?

因为如果一款新药连动物试验都通不过,那人体试验根本就无从谈起。

但人体试验的安全性才是新药安全性的最终保证!

动物试验过关绝不意味着人体试验就不需要了!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

否则兽医也可以给人看病了!

那么问题来了,我国的药监部门为什么宁可放弃药物的安全性,也要为这一类药品开绿灯呢?

根据药监局发布的《补充规定》,是基于这样的逻辑:

一、这一类药来源于古代经典名方,所以可靠;

二、这一类药目前仍在广泛应用、疗效确切、具有明显特色与优势,所以可靠;

三、处方中不含毒性药材或配伍禁忌;

四、生产工艺、给药途径剂量、功能主治等与古代医籍记载一致,所以可靠;

五、不用于危重症、孕妇、婴幼儿,所以放心。

这样的逻辑是否成立呢?我们一条条来分析。

1,所谓古代经典名方到底指什么呢?

《补充规定》说“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协助有关部门制定并发布”,然而,直到2016年了,也没制定出这么个目录来。

就是说,这些年获批的“古代经典名方”都是报批者自己认定的,严格来统统都是违法的。

药监局为什么迟迟不制定这个目录?

因为实在太难了,古代医籍汗牛充栋,所谓的名方更是浩如烟海,以什么标准来遴选?说特色,都有特色;说疗效,都是“效如浮鼓”。

《本草纲目》绝对算的上经典吧,它收录了11096个医方,但能算经典名方有哪些呢?

比如黄龙汤,可谓既有名,又绝对有特色,疗效据《本草纲目》言之凿凿“疗瘟病垂死者皆瘥”。为什么没有厂家报审黄龙汤生产?

医学发展到今天,已经公认并且证明了,即使是记载于经典中的,即使已经使用上千年,并一向被认为是有效的药物,也往往是无效并有害的。

记载于西医经典著作1899年第一版《默克诊疗手册》中的 “75种白喉治疗及96种淋病治疗”,都算得是“经典名方”,但是,百年后,到第17版时,所有这些治疗全被严格的临床试验证明为“无效”!

2,“目前仍在广泛应用、疗效确切、具有明显特色与优势”

这句话隐含有一种先验判断,即“目前仍在广泛应用”的中药都是“疗效确切”、“具有明显特色与优势”的,否则,怎么会“仍在广泛应用”呢?

这种自我证明的逻辑非常可笑。“目前仍在广泛应用”只是一种现象,它绝不意味着有效。

现代医学已经以严格的临床试验证明了大量曾经广泛应用并被经验确认为有效的药物实际无效,甚至有害。

比如洋地黄类药物治疗慢性心衰,广泛应用历史长达200 年,临床效果“极其显著”,可是,被今天的临床试验证明其反而增加死亡率,实际是有害的。

3,“处方中不含毒性药材或配伍禁忌”

可问题在于,什么是”毒性药材“?那些是”配伍禁忌“?这难道不是恰恰需要做药理毒理试验和人体临床试验才能判断和发现的吗?

况且很多药材的毒性,尤其是某些慢性毒性,古人根本就没有察觉,也无从发现。

比如说马兜铃酸的肾毒性能造成肾小管大量丧失,导致肾衰竭。

雄黄其实就是硫化砷,会导致砷中毒,损伤神经、血管,并可引起肝、肾、脾及心肌等实质器官的脂肪变性,坏死和致癌。

朱砂被历代本草奉为安神第一良药,其实就是硫化汞,会导致汞中毒,损害中枢神经、肾脏、消化道。

柴胡具有肝毒性和肾毒性,能导致肾上腺肥大、胸腺萎缩,损害肾脏,长期服用尿毒症爱你呦。

板蓝根也具有肾毒性,长期服用能损害肾脏,并能导致内出血和对造血功能造成损伤。很多家长超喜欢给孩子喝板蓝根冲剂,甚至还有打点滴给孩子用板蓝根注射液的。。。恭喜你在损害孩子的肾方面(这种损伤是不可逆的)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黄连中的黄连素可引起急性溶血、严重黄疸。

大名鼎鼎的何首乌就更不用说了,对肝的毒性极强,能导致中毒性肝炎。看看近年来的新闻,很多起为了头发变黑服用何首乌导致肝损的事件。

更严重的是,由于中药材本质上是一个杂质复合体,所以往往导致的不是一种疾病而是多种疾病。

比如麻黄,不但具有肝毒性,还能导致高血压、心悸、神经损伤、肌病、中风、精神错乱、记忆力丧失。

牛黄马宝其实就是牛马体内由于疾病而生成的大块结石污垢,不过既然人中黄童子尿都可以入药,那么这些脏玩意被中医当宝贝也就可以理解了,毕竟纯天然嘛。。。

4,要求生产工艺、给药途径、剂量、功能主治等与古代医籍记载一致。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容我大笑三声先。。。

先不说古人对于药物缺乏科学研究了,今天的疾病谱与古代相差甚远,对疾病病因、病理生理的认识更不可同日而语,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国家的药监局居然要求当代的医药的生产工艺,给药途径,剂量、功能主治等与古代医籍保持一致?

简直是拿人命当儿戏!

5,不用于危重症、孕妇和婴幼儿。

总算药监局还有自知之明,明白所谓经典名方是不敢用于“危重症、孕妇和婴幼儿“的。

但这条细思起来说不通啊,难道古代的危重症病人就只能等死吗?孕妇和婴幼儿得了病不吃药吗?这三种人群难道不是更迫切需要医药的群体吗?

这一条恰恰从反面说明了,药监局其实心知肚明这些“经典名方”毫无用处甚至具有毒性,否则加上这自相矛盾的一条做什么?

顺便说一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药在商品外包装上都会注明 “药品禁忌:孕妇忌服”的由来,很多老辈人都奇怪,小时候也没见说这些药孕妇不能吃啊,殊不知,这些药在以前可是堂而皇之的全民通用的,广大孕妇还真得多谢药监局不毒之恩啊。。。

但还是管不住那些热心的公公婆婆们,给孕妇熬那些散装中药材来“进补”,这个时候只能向天祈祷孕妇的身体够坚韧了,能够避开流产,胎儿畸形。。。

——————————————————–

为什么会给中医药这么大的特权?

《补充规定》第一条说的很清楚“为体现中医药特色,遵循中医药研究规律,继承传统,鼓励创新,扶持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根据《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制定本补充规定。”

保护生命健康,还是保护中医特色,药监局选择的是后者。

PS:顺便说一下,当年的两会期间,有医学代表提出中医药就不要让“小白鼠”点头了,应该允许中药备个案后就可以用于患者。。。(最新的”中医药法”已经允许了,2017年7月1日正式实行)

各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中医们连“非临床安全性研究”(既动物试验)都不能接受了。

说白了中医们就是希望中药连动物试验都无需进行,就可以直接用于患者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国这些年创造性的,前瞻性的,飞跃性的推出的中药救世降临之最终决战兵器2.0 ——“中药注射液”!

把中药吃下去,至少肠胃还能稍作抵抗,还能做第一层轻微的过滤,而“中药注射液”可是直接把药汤子注射到血液中。。。

这跟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

更有甚者,很多患者发现,吃市面上的中成药往往没有私家秘方见效,到某个老中医那里看病,老中医拿出自家诊所的“秘方”,往往服用后,嘿,还真管用!

当然管用了,超量的激素肆无忌惮的往里加,能不管用吗?

为什么市面上的中成药没那么神奇?因为市面上的中成药毕竟还是要说明成分的,即使向云南白药那样的国家允许可以不公布成分的老流氓也能找到蛛丝马迹。

比如云南白药喷雾剂实际是靠添加的卤代烃挥发降温来镇痛,和冰敷是一样道理,和其余的中药成分无关,中药成分是负责收高额的智商税的。

比如云南白药牙膏自夸的止血功能,其实是靠里面的添加的氨甲环酸来止血的(虽然成分说明中已经很努力的放在了最后),尽管氨甲环酸长期使用会对人体有不良副作用,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能赚钱就行啊,大家天天喜刷刷吧。

云南白药牙膏主要成分:二水含磷酸氢钙、去离子水、甘油、山梨醇、水合硅石、月桂醇硫酸酯钠、云南白药提取物、食用香精、纤维素胶、黄原胶、焦磷酸钠、糖精钠、苯甲酸钠、氨甲环酸。

氨甲环酸 别名 止血环酸,凝血酸

注意事项

1.应用本品要监护患者以降低血栓形成并发症的可能性。有血栓形成倾向及有心肌梗死倾向者慎用。

2.本品一般不单独用于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所致的继发性纤溶性出血,以防进一步血栓形成,影响脏器功能,特别是急性肾功能衰竭,故应在肝素化的基础上应用本品。在DIC晚期,以纤溶亢进为主时也可单独应用本品。

3.如与其他凝血因子(如因子IX)等合用,应警惕血栓形成。应在凝血因子使用后8小时再用本品较为妥善。

4.由于本品可导致继发肾盂和输尿管凝血块阻塞,大量血尿患者禁用或慎用。

5.慢性肾功能不全时用量酌减,给药后尿液浓度常较高。治疗前列腺手术出血时,用量也应减少。

6.应用本品时间较长者,应做眼科检查监护(视力、视觉、视野和眼底检查)。

上市的中成药中,敢丧尽天良的在里面添加超量超标的激素应该不多,多少还是有顾虑的。

但那些老中医自己配制的“秘药”可没这顾虑,毕竟激素立竿见影啊!而且这种私下里自行配制的药,又不需要进行什么监管,这么好赚的钱,傻子才不干呢。

至于超量超标服用激素造成的隐患和伤害。。。各位可以自行百度。。。

难怪有很多人都觉的奇怪,哇,这药这么神奇,为什么老中医不公开出来,申请专利,赚它个几亿甚至十几亿美金欧元英镑,同时也造福天下苍生,干嘛非要憋屈的在城市的街巷偏僻处默默的开个小诊所呢?

而老中医们总是淡淡的一笑,毕竟看破红尘视金钱如粪土,神医只医“有缘人”嘛。。。

—————————————————-

神州文字博大精深,在所有的中药包装上都会注明,

不良反应 :尚不明确。

对很多不懂医药的国人看来,这句话很容易让人觉得

“哇,这个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任何副作用,好厉害!“。(后三字请一定要用台湾小女生的语气发音。)

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医院的任何一个医生在给患者开中药后,会对患者坦白告知:”这个药没做人体试验,服用后对人体有没有重大的毒性或长期隐患不清楚,或许药厂知道但药厂没注明,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相信药监局不会不明白这个普遍的误解,但为什么不用更加明确,不会产生误解的语句来代替”尚不明确“这四个字?

比方说用”本药未做任何人体临床测试,对其安全性不做任何保证!“来代替。

看看现代医药的说明吧,比如最常用的阿莫西林吧,其不良反应,禁忌。。。整整能写一大堆,以至于有人说,仔细看完说明后,不寒而栗,感觉吃的那里是药啊,分明是毒。。。

是啊,两相对比,果然还是吃”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的中药更放心啊。。。毕竟”纯天然无毒副作用“。。。

——————————————–

在建国初期,在当年那个缺医少药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客观的说,中药作为廉价的安慰剂还是发挥了一点作用,但问题是到了二十一世纪,连仅有的廉价安慰剂的作用都消失了,变成了价格昂贵的智商税。

很多去医院看病的人都有印象,看完病医生几道药开下来,所谓的“西药”(既现代的化学药)往往并不贵,真正占药费大头的,恰恰是各种中成药,复方药。

所谓的“西药治病,中药赚钱”就是指这种现象。

中药能贵到什么地步?

拿著名的神药“片仔癀”来说,从2005年的130元/粒到2016年的500元/粒,价格近乎等同黄金。

还有另一著名的神药,同仁堂的“安宫牛黄丸”,一丸的价格高达六七百元。

而这些天价宝贝的成分都是什么玩意呢?

片仔癀主要成分是麝香、牛黄、蛇胆和三七。

安宫牛黄丸主要成分是麝香、牛黄、珍珠、朱砂、雄黄、黄连,水牛角。

呵呵,麝香是干燥后的雄鹿生殖腺囊中的分泌液,牛黄就是病牛的胆结石,朱砂是硫化汞,雄黄是硫化砷。。。

一声长叹。。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