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从硬科学的意义上,是完全错误的

    |     2018年11月14日   |   历史   |     评论已关闭   |    402

 

基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相信环境和教育无所不能,也是完全错误的。

演化选择单位是低于邓巴数的小群体,即家庭和社区微环境。

遗传表达大部分取决于微环境诱导,网络诱导可以多重逆向决定代际遗传。

翻译成历史的语言就是:部落和教区是塑造社会性素质的基本单元,孤立的原子人可以不必考虑其遗传因素。元老、幕府、勇士、名师以学徒和义子为继承人的习惯,能够有效传承德性。

康熙皇帝所谓满洲水土就是这种小共同体微环境,能够把闽越海盗的后裔养成八旗武士。满洲贵族的后裔养成苏州格格,是遗传-环境纵横网络基本单元的相反方向证明。

太监看守的后宫能够最大限度地拷贝皇帝的核糖核酸,却会让无产阶级出身的太监将其德性印刻在皇子身上,而且可以跨代传承,甚至导致性功能和性心理的扭曲。小脚妇女和贞操文化主导的儒家家族,以较低版本将丫鬟马夫的无产者特征传给了后裔。最有利于创造者的传承单位,比较接近于维也纳族资产阶级音乐粉丝圈的状态。基督教家庭伦理和社区习惯取代罗马早期族长文化和晚期原子化现代主义多元文化,足以在一千年内扩大创造者基因组合在载体人群中所占比例。

噢!评论已关闭。